• 當前位置:首頁->招商引資->正文

      麻城,就算沒有傾國傾城的外貌,也要有摧毀一座城的驕傲

        小時候,住在瓦屋下,每當下雨,便能聽到淅淅瀝瀝、淒淒然然的雨聲。長大了,住在鋼筋混凝土的森林中,聽不到雨聲淒然,似乎生活缺了不少的靈氣,缺了能讓人感動的至柔至弱的東西,心在慢慢地沙化。
        于是就懷念起那瓦屋雨聲。
        雨是柔弱的,是世界上最輕靈的東西,敲不響那厚重的鋼筋水泥的樓房。而瓦屋則不同,雨滴在上面,叮叮當當的,立即發出悅耳的聲音。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親近自然的福氣。雨勢急驟,聲音就慷慨激越,如百馬齊鳴,如萬馬奔騰。雨勢減緩,聲音也弱下去,輕柔地沁入你的心,像暖春時節耳邊的輕風,瓦片似乎是專爲雨設置的,它們盡職地演奏著,聽雨人心中便漫出不盡的情意。
        人們喜歡當心中充滿懷念與感喟時,一個人靜靜地坐下聽雨。垂老的志士有“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”的抱負;遲暮的美人有“雨中黃葉樹,燈下白頭人”的幽怨;相思的情人有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,點點滴滴”的索懷;多情的詩人有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”的遐思。
        雨成了人們修飾感情、寄托心願的使者。
        閑暇之中,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經聽雨的地方。恰逢那天下小雨,又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聲。迷蒙之中,雨聲裏透出一種古怪的情調,是久未溝通的那種。它拒28法則于千裏之外,向我表明它對我的陌生,然而我卻能從意識的最深處感受到它存在的氣息。我有一種從夢中猛醒的暢快和曆經迷茫後的滄桑感。
        哦,我在雨聲中相約的竟是已隔了時空的自我,它在講述我以前的一切。我彷徨了,我問自己:我是誰?還是從前的那個我嗎?
        有詞雲:“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聽雨客舟中,江闊雲低,斷雁叫西風”。人生境遇不同,聽雨的感受也就各異。然而聽雨卻都是聽靈魂的對話,聽真情的奔瀉,聽年華的淙淙流淌。雨聲所敲打的,除去歲月的回響外,還有昔日難再的痛惜與欲語還休的惆怅。似乎只有在這瓦屋輕靈的雨聲中,心靈才得以喘息,生命才得以延續。
        雨聲依然在響,像我真實的心跳……

      人生是如歌的行板,不同的階段,唱著不同的曲調;人生是美麗的小詩,不同的心境,吟著不一樣的悲歡;人生是一塊畫板,畫作境界的高低,全憑思想的高度;人生是一篇散文,不同的性情,寫出不一樣的文字。人生如花,花開花謝尋常事;人生又如月,悲歡離合平常心。

        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,一砂一淨土。每個人都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每顆心都是一個自由自的世界。心動,紅塵滾滾;心靜,淨土呈現。人生,在動靜之間。心,在紅塵與淨土裏遊走。只要有一顆平常心,自在心,清靜心,就會在滾滾紅塵裏,不著不染,開成一朵淨土蓮花。

        浪漫樂觀的人,看見的都是希望;悲觀主義者,看見的是處處絕望;現實的達爾文主義者,看見弱肉強食的血淋淋的現實;心態決定一切,你有怎樣的心態?有怎樣的世界觀?往往現實就是:心有淨土的人,看見淨土;心有紅塵的人,看見紅塵;心有地獄的人,看見地獄。

        宋代大文學家東坡居士,是一個禅者,也是一個風流才子。紅塵與淨土,在他來說,是兼而得之。一手捧佛經,一手抱美女,空色裏遊走,也是一種潇灑與自在。紅塵看破,就是淨土。其實紅塵與淨土本來是一個。

        “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,此事古難全。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婵娟!”東坡看破世像,有了一顆平常心。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”再風流的人物,再傑出的英雄,都會大浪淘沙,一去不返,東坡有了一顆隨緣的心。《前赤壁賦》雲:“侶魚蝦而友麋鹿,駕一葉之扁舟,舉匏尊以相屬。寄蜉蝣于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。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。”人在世間,不過是天地一蜉蝣,滄海之一粟,何不潇灑走一回,快快樂樂過一生?東坡有一顆自在的心。《後赤壁賦》雲:“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。曾日月之幾何,而江山不可複識矣。”在日月面前,江山不過如同塵埃,滄海桑田轉眼間,有什麽值得執著呢?東坡有一顆雲水禅心。

        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”人生如爬山,處在不同的位置,就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,所持的觀點也不一樣。更如盲人摸象,各執一詞,自以爲自己所感知到的,就是真理。真的看見全象時,就會笑掉大牙。

        也許,28法則們窮其一生,也無法悟道,無法看見宇宙人生的本來面目。但在心裏,造一個天堂,造一個淨土,對自己,對社會,對整個自然,都是大有裨益的

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200